热门关键词: 喷墨   墨水   喷头   喷墨瓷砖   喷墨打印机
【尹虹面对面】10 毛海燕:静水流深,科技领先
来源:佛山市陶瓷学会 | 作者:chinapenmo | 发布时间: 2016-05-05 | 940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中国陶瓷化工领域,有一家非常特别的企业,它异常地低调,低调到甚至连许多媒体人都对其了解不多;但它又非常地独特,总能够一次又一次敏锐地洞察行业发展的风向,推出一款又一款石破天惊的创新产品。
静水流深是她的本色。本期尹虹面对面向大家介绍这样一位行业优秀的女企业家——佛山市明朝科技董事长毛海燕。



1、触觉敏锐,研发始终领跑行业


尹虹:毛总,明朝科技最早给我留下印象是你们的渗花釉产品,而且不是大众的渗花釉产品,是些红色、黑色等稀有颜色的渗花釉,你以渗花釉为主打产品做了多久?

毛海燕:我们当时的渗花釉产品有黑色、红色、绿色等等,都是行业内独一无二的产品,从2001年开始,做了差不多五年时间,到了2006年基本上就不做了。一是因为当时的贵金属(渗花釉发色的主要原材料)价格翻了10倍多,成本太高做不下去了;二是因为当时市场上有一种误会,说超白砖有辐射,与这些渗花釉配合的超白砖不那么受欢迎了,市场需求小了很多。

 

尹虹:在我的印象当中,那几年陶瓷行业虽然渗花釉普及,但是国内做黑色或红色的渗花釉用色釉料企业很少,几乎可以说仅有一两家国外企业有涉及,国内除了你们别无分店,你们有没有什么竞争对手?

毛海燕:是的,国内就我们一家做。但我们做的产品与国外的产品有所区别,我们的渗花釉产品,随着渗透深度的不同,越往下面就会略微收缩一点点,而国外产品的越往下面会越扩散一点点。那是明朝科技发展非常好的一个阶段,当时我们公司基本上不需要什么业务员,许多陶瓷企业都在做超白砖,我们的渗花釉做得最好,所以也积累了比较多的客户,有60多个厂家在用我们的产品。还有一点,虽然我们的渗花釉售价很高,但回款相当快,最快的只需一个星期。

 

尹虹:你们做到2006年就没再做渗花釉,转做其它产品了?

毛海燕:其实也不是,渗花釉还是在做,但我们没有满足于只做渗花釉。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开发一些特殊的釉料产品,最起码是全新的、同行没有的产品。比如2003年左右,我们还在做渗花釉的同时做了金属釉,并把这些最新的产品推荐给客户,让他们开发一些特殊的新品。

 

尹虹:金属釉也是行业内你们做得最早的产品之一。

毛海燕:是的,金属釉产品是我们公司南总(来自台湾)负责开发生产的。我们那时的60多个客户,每一家工厂里基本上都有用我们的金属釉。那时的黑釉卖得很贵,200多万元/吨,因为我们的成本也要100多万元/吨。我们也一直想用新的工艺技术把成本降下来,于是通过和高校广泛的合作,在华南理工大学,我们试了1万多种样本,各种各样的——紫色的、粉色的、黑色的、红色的都出来了。我们当时也打算推广,开始到处去试,南总当时是这个材料研发、生产和市场推广的负责人。

 

尹虹:前期的开发投入费用肯定是比较高的。我曾经听过一个科学家讲的一句话:你要去找一个新东西,你都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你要去模仿一个东西,那你至少知道是可以成功的,只是不知道你找不找得到路。所以我觉得这两者之间是有差距的,代价不一样。而且在我看来,你们的渗花釉、金属釉产品做得尽管比较早,但你们在包装、宣传上还是做得不够,没能让别人一提起这个产品就想到你们,这个挺可惜的。

毛海燕:当时名声还是很响的,不过可能只是专业人士知道,工厂里的技术人员知道,但行业里的大多数人就不是很了解了。毕竟陶瓷化工是一个偏冷的小行业,尤其是一些特殊的釉料产品,除非是那些特别重视新产品研发的技术人员和生产管理人员,其它人员很少关注这个。但明朝科技的渗花釉、金属釉两类产品还是得到了行业的普遍认可。

 

尹虹:有时候决策者并不是专业人士,或者说在需要他做出决策之前,他并没有收到足够的信息,也没有受到足够的影响,就可能犹豫,对他们自己来讲,可能是丧失了一次上新产品的机会,对你们可能就是丧失了一个增加客户的机会。说实在,我跟你打了十年的交道,这期间,充满着类似情况。

毛海燕:其实我们同时会做很多的东西,只是有些产品最终没有推广开来,或者说推广得不是很理想,成了“抽屉产品”。但是做科研开发的人都知道,不是每一款全新的成果都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有时候要看你的推广策略,有时候也要看市场机遇。反过来看,没有那么多的积累、那么多的失败,你就不会有某一款产品的成功。明朝科技最终热销市场的几款产品,可以说都是建立在大量新品研发的基本之上的。

 

尹虹:这我知道,至少防滑龙(釉)就是这种情况。最近国家在准备通过标准体系对户外陶瓷砖应用提出防滑要求,很可能会过渡到强制性国家标准。以前国家对瓷砖的防滑没有要求,现在国家马上就要出台相关的标准要求了。我去年就参加过两个比较大的瓷砖防滑的活动,一个是瓷砖防滑标准的立项,另一个是瓷砖防滑产品的论坛。在这样的形势下,你们的防滑釉说不定还会有新机会。

毛海燕:是的,其实不理想的产品推广还不至这些。通常情况下我们都是一款产品热销,然后同时研发另一款产品,一代代的技术积累和储备。我们当时推出防滑釉的同时,正是金属釉热销的时候。为了加大防滑釉的推广力度,我们找了一个合作公司专门去推防滑釉。现在回头来看,不是我们的防滑釉产品做得不好,也不是我们的市场推广做得不好,而是我们太超前市场了。那个时候,企业都忙着卖砖赚钱,对于瓷砖防滑这种特殊的功能根本无暇顾及。这几年,随着市场竞争的日渐成熟,消费者对瓷砖的防滑功能又大大增强,但今日的防滑釉与过去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尹虹:从渗透釉、金属釉到防滑釉,你们开发的一些产品都是行业内领先的产品,你觉得这主要利益于什么?

毛海燕:有句话说上帝在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明朝科技的经营风格带有我本人浓厚的性格色彩,公司最大的短板就是不擅长市场营销和推广,但我们,包括我自己却从来对市场怀有一种独特的、超前的、别人所感触不到的、敏锐的感觉和洞察力。正是由于这种独特的感觉和敏锐的洞察力,使我们多年来一直对行业、对市场、对产品持有一种精准的把握,也是这种感觉引领着我们研发的方向,使我们推向市场的每一款产品都与众不同,从而铸就了明朝科技独特的发展之路。

 

2、低调前行,好产品自己会说话

尹虹:我觉得明朝科技从做渗花釉开始,就是比较“低调”;后来到金属釉,虽有影响,似乎还是不够大;现在做喷墨墨水,某种意义上动作还是比以前大了。

毛海燕:我们的转折点应该是2012年3月,读到你写的关于“喷墨印花与墨水”的文章中提到了明朝科技,之后我们才开始加大推广力度,此前我们与陶企在墨水方面的接触比较少。2011年广州工业展,我们展出了陶瓷墨水,但是,很不幸,几乎没有一家陶瓷企业会相信明朝科技会研制成功国产墨水。那个时候,国内企业百分之分用的是进口墨水。我们跑了好多企业,但大家都抱着怀疑的态度,认为这么高科技的产品,一家国内规模并不大的釉料企业怎么能这么快就研制出来了呢?连让我们上线试验的机会都不给。

今天回头来看,特别感谢湖南天欣陶瓷厂,是他们第一家上线试用我们的陶瓷墨水,并且全部试验成功。下半年开始与新明珠谈合作,虽然进展缓慢,但新明珠还是给了我们机会,让国产墨水上机试用,随后开始在大将军、名嘉等企业成功应用。那时的我们是筋疲力尽,一个厂、一个厂的在跑,行业内普遍认为进口墨水不可以更换,至少不可以轻易更换。你知道的,国外对喷墨技术还设了不少技术壁垒与保护门槛,喷头要认证,要清洗多久,洗了喷头会怎样……经历了很多艰辛,当然也非常感谢唯美的帮助,他们的应用具有示范效应,毕竟是大企业,这样明朝科技的墨水才算打开了市场局面,正式进入了市场。当时,让我能够坚持下来的,除了对自己公司研发团队的自信,还要感谢诸多陶企的老板及行业的朋友,尤其是科捷釉的老板詹长春、简一的老板李志林等都给了很多直接与间接的帮助,这些都让我很感动,虽然我没有做得足够好,但是那些都是让我能够坚持下来的真正动力。

 

尹虹:在这16年里,你经历过最困难的时期,是这个阶段吗?

毛海燕:应该是。那时候,我们的金属釉市场已逐渐萎缩,而墨水的研发、生产又需要很大的投入,包括设备、资金、人才、市场推广等,就连企业生产需要的电力扩容也要我们自己投入,同时需要处理大量的社会关系,自己本身又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所以那段时间回想起来特别辛苦!原来做渗花釉时,一个月做几十吨很正常,生产也没那么艰难,到了做墨水的时候,车间里到处都是砂磨机,需要很大的电力,工序又繁琐,产品都要达到几百纳米级。

 

尹虹:我了解到明朝科技很早就是高新技术企业了,从渗花釉到金属釉再到防滑釉等,以及国内喷墨印花墨水的开发,每一个节点,你们的产品都走在比较前面。你们对产品的开发主要是依靠你们本身的研发团队还是依靠和别人合作?

毛海燕:这个不能一概而论。我觉得既有研发团队的努力,也有产学研的合作吧。比如我个人,虽然不太擅长高谈阔论,但我觉得自己对市场的感觉特别准,能够清晰地认识到行业创新的突破口和发展趋势在哪里,因此可以给到研发团队最精准的方向。此外,我们一直都有跟高校和科研院所等机构的合作。尤其是一些专业的陶瓷、材料科研院所,我认为他们是有学问的人,也是有能力解决问题的人。我们在研发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和问题总是会向他们求助,他们基本上都可以帮我们解决。

 

尹虹:产学研你们还是走得比较早的?

毛海燕:是的,这可能也与我的求学经历有关。从小到大,我就始终崇拜有学问的人。而且国内的教育体制,也更容易使最优秀的人才留在高校进行科研开发。因此,我坚信真正有学问、有才能的人都在科研院所,在高校里面。企业在研发、生产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尤其是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一些技术问题,对他们而言,解决起来相对轻松、容易。

 

尹虹:我还注意到明朝科技的一些信息,你们一些项目的鉴定和其他企业不一样,很多企业通过鉴定后会把它作为一种科研成果在外面高调推广,通过各大媒体来进行宣传。但你们只是像是备案一样,许多项目只能在政府网站上才能查看到,媒体上几乎看不到你们的消息。你们这样做,是为了更多地保护你的知识产权,还是体现了你们在营销方面的推动不够?

毛海燕:我觉得并不是我们在营销方面的推动不够。事实上,我们通过科技部门鉴定的许多新产品、新技术,往往都是行业内领先的,但却还没有形成产业化的项目。许多时候,我们并不想让同行关注到我们的研发方向,我们只在是默默地改进、完善,等待着市场机会的来临,所以导致我们有好多“抽屉产品”。那些高调宣传的技术和产品,往往都是已经产业化的产品和技术,只是在原有基础上有所突破。高调推广的目的,无非是吸引客户的注意力,取得立竿见影的经济效益。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的研发创新,或者说技术成果鉴定,与其它同行还是有一定的区别。我们注重于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而许多企业则侧重于新产品,希望马上能够见到经济效益。

 

尹虹:像这种产学研也有很多问题,因为是多方合作,有时候一个新产品的开发前期投入要很大,有些主要是企业投入,有些主要是项目投入,在这过程中,你们有没有通过一些省、国家或者粤港澳的项目支撑从而使你们上一个新台阶的?

毛海燕:有,但不多。有时候一个项目也有几百万的支持,但对于研发创新投入来讲还是有限。比如目前主推的渗透墨水,我们投入的设备、材料、人员等,可以说是非常巨大,没有这么大的投入,不会有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但我认为,评价一个企业不能仅看其规模有多大、赚了多少钱,还要看其创新能力,对行业的贡献,它有没有推动这个行业向前发展?泰戈尔有句名言:“天空中没有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我觉得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诠释了我们的一些经营理念和价值观。

 

尹虹:其实反过来说,企业在投入这些项目开发时,实际也是有风险的,有没有一些项目投了进去,钱花出去了,而市场如同盲人摸象,东西做出来但不一定有市场。

毛海燕:因为作为我本人来说很喜欢搞这些研发,所以很多时候就是凭着这种热爱去做,没想那么多的。所以有些东西做得很好的,像一些古陶瓷装饰手法应用在现代陶瓷上,很漂亮,我也很喜欢,但没有推广开来。即便是没有市场,也不能熄灭我们创新的欲望,因为这种欲望是根植在骨子里的,流淌在血液中的。这么多年来,我们始终还是坚持以创新为主导,我们最先做的像渗花釉、金属釉、防滑釉、墨水等都成功上市了,而且我们也为合作企业创造了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这就是创新的价值所在。

 

3喷墨渗花,行业未来新趋势

尹虹:总体来讲,技术创新始终是行业发展的方向。一般喷墨墨水,说起来到现在才5~6年的历史;而渗花墨水,严格来讲,从我第一次接触美高、诺贝尔,到现在也不过3年时间,我觉得我对渗花墨水产品比较感兴趣,目前据我所知的国外就是美高做得比较大,陶丽西也没有做很大,然后国内已经有不少陶企在开发这方面的产品,如:诺贝尔、东鹏、蒙娜丽莎、新明珠、天弼、金意陶等等,除了明朝科技外也有不少色釉料企业在生产渗花墨水。渗透墨水这几年正在慢慢成熟,走入市场,但是实际上在终端产品还不够普及。

毛海燕:是不够普及,但这个应该是大趋势。事实上,看过渗透墨水玻化砖的业内人士,都对这种工艺赞不绝口。为什么推广慢?这里边有许多因素。一是工艺技术门槛高。陶瓷企业要应用渗透墨水,干燥、釉线、烧成都要进行大的改造,投入很大,工艺控制存在难度,不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和尝试是很难掌握的;二是墨水价格相对较高,目前国内企业真正上线应用成功的,据我了解,实际上只有我们明朝科技,由于前期研发费用高,墨水成本比较高,而采用美高公司的进口墨水,价格更高;三是渗透墨水瓷质砖的市场推广有一个过程。一片普通的抛釉砖和渗透墨水瓷质砖放在一起,就表面纹理、质感、花色等没有太多的区别,但全抛釉的成本却低很多,消费者很容易选择价格低廉的全抛釉。但两款砖用过几年后消费者才会发现其二者之间的区别所在。因为渗透墨水瓷质砖最大的优势就是弥补了全抛釉不耐磨的劣势,但这需要时间的考验,这也是为什么渗透墨水最先都是几家品牌企业推广应用的主要原因。因为一片砖铺下去,几年后仍然历久弥新,这是普通瓷砖所达不到的。我想随着成本的降低、市场的成熟,渗透墨水瓷质砖必然会成为未来发展的趋势。

 

尹虹:我也认同这个观点,但还有好几个问题我认为需要解决。一是渗花墨水的操作容易程度,不像传统的渗花釉那么容易应用;二是终端价格,要回归平民。据我所知,目前渗花墨水市场价达到50万元/吨,是普通喷墨墨水的十倍价格。还有一个从2011年到2014年做的产业调查数据,在这3年当中,抛光砖生产线至少减少了1/3,主要是被全抛釉或者是喷墨印花冲击了,随着喷墨渗花的出现,抛光砖产品的花式会大量丰富,产品份额或许会卷土重来。你认为,喷墨渗花将来的价位会不会慢慢的走向平民化?

毛海燕:一定会,并且也会大量普及,甚至乎到每家每户用的程度。当然,这个价格的回落,需要墨水企业和瓷砖生产企业一起来努力。目前,我们已将渗透墨水的价格拉至30万元/吨左右。我相信,随着市场份额的不断扩大、工艺技术的日渐成熟、优等品率的大幅提高,渗透墨水一定全在全釉釉和抛光砖二者之间找到了一个最佳的平衡点,从而使抛光砖脱胎换骨,强势回归。毕竟渗透墨水瓷质砖融合了抛光砖和抛釉砖二者的优势,而又避开了其短板,属于新一代“杂交”技术,其强大的生命力将推动行业在产品研发与创新领域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尹虹:现在已经有近10家在做了。它现在还在成长期,会不会像其它普通墨水一样有颜色的问题?像原来渗花釉会有红色和黑色的问题,渗花墨水有没有?

毛海燕:是有几家同行在宣传,但实际产品还没看到过,不知道做得怎样。渗花墨水不但可用于抛光砖,仿古砖也是可以用的。墨水渗下去磨边都会好很多的,没有白边的。渗花墨水的颜色也可以很深,与渗花釉比,它的花色可以比原来的呈现得更好,喷墨釉的色彩它这里都可以发出来,因为它的离子发色还是有更多的手段可以让它发的更好。十几年前渗透釉可以发到的颜色,现在的渗花墨水基本都没有问题。当然同样有色差控制的问题,渗透深浅的问题。

 

尹虹:目前你们公司除了普通墨水和渗花墨水,还有哪些产品?有没有功能墨水?

毛海燕:2011年5月,我们推出喷墨墨水,2015年5月,我们又推出渗透墨水,目前主要是这两大墨水,功能性的墨水市场容量非常小,应该不是行业未来的大趋势,而是一个小众产品,我们暂时还没有介入。但除墨水之外,我们还有釉料产品,毕竟釉料、墨水是瓷砖装饰的关键材料。

 

尹虹:你认为早几年做了那么多年的渗花釉,对现在开发渗花墨水有没有很大的帮助?

毛海燕:有很大帮助!我们在研发渗花釉时,元素周期表上除了辐射性特别大的元素没有试过以外,其它可能的元素我们都试过了,所以我们对几乎所有的元素特性都很熟了。也正是基本于多样的尝试和积累,使我们在墨水开发和釉料开发中得心应手,始终能够领先行业做出一些独特的产品出来。

 

尹虹:你们原来做贵金属的红色渗花釉和黑色渗花釉,现在有没有想在渗花墨水上做这种颜色?

毛海燕:有做。渗花墨水的红颜色比普通喷墨打印的要贵,当然效果也更好,更鲜艳。渗透喷墨是可以做得很红的,以前红色是很难发色出来的,现在要做出已经很容易了。乐观地预计,红色渗透墨水必将会得到越来越多企业的喜爱,毕竟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红色是一个非常喜庆、吉利的色彩,红色墨水的未来非常值得期待。

 

尹虹:你们一直是自己独立研发的,就是说你们没有向别人买技术,未来你们还会坚持这样的路线吗?

毛海燕:会的。我想全世界任何一个优秀的企业,都会拥有自己的专利技术、研发成果和专业团队,这是保持领先优势的关键所在。虽然我们也有与高校、科研机构合作,但我们不会过份依赖外部力量,关键的核心技术,一定会掌握在自己手里。包括前些年的喷墨墨水和这两年的渗透墨水,我们都可以自豪地宣承,我们掌握有核心技术。

 

尹虹:但这样做相对会比较慢,恐怕一般都要经过三五年才能有叫得响的产品。

毛海燕:是的,但产品的使用也将会是铺天盖地的,每一个厂都将会使用,什么砖都可以用,成为一次大规模的更替。就如大自然中的四季,它总要经过夏天的成长、秋天的收获、冬天的储备,才会迎来下一个生机盎然的春天。周期长我们不怕,最主要是在这个积累的周期当中,你有没有真正的突破?有没有找到行业下一个风口?你自己研发的产品能不能为企业创造价值?我想,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三五年憋出一个大招,给行业以惊喜,这就已经足够了。

 

尹虹:说到这里,将要问到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对于你们的知识产权保护,你是怎么看的?你们有没有碰到过老是开发新产品有时候又保护不到的情况?

毛海燕:碰到过很多次,也没有办法。事实上,渗透釉、金属釉、喷墨墨水都曾遇到部分企业的挖角和关键技术的刺探,尤其是金属釉,曾得到同行的疯狂抄袭。你也知道,金属釉是明朝科技最早研发生产并推向市场的,但真正高调宣传、推广的并不是我们。但我相信,你抄得了我的技术,抄不了我的理念、抄不了我的核心团队。虽然一些赤裸裸的恶性竞争使我们一度很受伤,但我相信我们会有更好的产品出来超越竞争对手,我也相信行业的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

 

尹虹:有没有想过什么应对的方法?

毛海燕:现在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还是比较弱的,但我们还是会坚持做的。一方面我们希望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越来越好,另一方面我们会时刻提醒自己要坚持走在更前面,走得更快一点。同时对关键核心技术我们也会做好日常的保护,尽量做到不外传、不泄密。

 

尹虹:有没有和别人打过官司?按你的性格,是不是会尽量避免和别人打官司?

毛海燕:对,太麻烦了。行业内也有一些专利官司,花费好多精力,即便你打赢了,你也不会有多大的赔偿,从企业经营的角度讲,到最后你还是输家。况且,我认为要想在这个行业永远活下去的话,还是要有一个好人缘。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保护好自己的知识产权,尤其是核心技术,不要轻易被竞争对手窃取。

 

尹虹:有没有想过,你们这么多年来,有3~4个能在行业广泛应用的、叫得响的产品,如果有合适的人操作的话,是可以做得非常棒的?

毛海燕:是的,我相信这是绝对有可能的。因为我们在寻找产品的时候,当时定义的每一个大的项目、大的产品,基本上产值起码都是以10亿为单位的,都是有可能做到的,基本上每个产品操作得好都可以实现。金属釉当时也应该有好多个亿的。之所以我们研发出了好多个非常好的产品,最后收获的成果并不大,这可能与我们性格、或者说我们的经营理念有关系吧。毕竟我们最擅长的是技术、是研发,而不是营销和市场推广。

 

尹虹:这几个叫得响的产品中,金属釉的门槛相对来说比较低吧?

毛海燕:金属釉的门槛是低一些,但我们这边当时也有好多人出去做,也做得不错。但在那一时期,金属釉做得最好的,无疑还是我们公司,毕竟这项技术的源头在我们这里,我们积累了大量的实验数据。

 

尹虹:他们不一定做得到你们的水平,但是也可以做,不一定做得很好,不像墨水,进不来就进不来。

毛海燕:是的,因为墨水的基础投入太大。一些想进入到这个行业的投机者,是没有机会的,你必须有一定的投入、有一定的积累,这个不仅需要资金的支撑,也需要好的心态。只有先让自己静下心来,一门心思地钻研到技术研发当中去,才能够做出高品质的墨水。近两年,虽然墨水价格一降再降,但我们明朝科技的墨水却始终比别人贵一些,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的墨水还是与别人有所区别。那些自以为掌握了一定的客户资源,找两个略懂技术的人搭台就生产墨水的企业,大多生存艰难。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缺乏对墨水核心技术的理解与认识。

 

尹虹:从现代装饰技术的角度来说,喷墨装饰技术对陶瓷行业来说是一场革命。而我曾以为喷墨打印只是一种个性化产品,不会应用于全行业,然而事实说明它就是一个全行业的产品,带来了整个行业的革命。所以现在也有人在想,接下来的革命性产品又会是什么呢?会不会是激光打印?这已经在行业里做了两三年了,好像给人的感觉是比喷墨打印更简单。在这里,我也想听听你在这方面的看法,你有没有想过要切入激光打印的领域?

毛海燕:没有,我们暂时还没有进入激光打印领域。我认为激光打印会有所发展,但不会成为陶瓷装饰技术的主流,更不会取代喷墨打印。相反,喷墨打印的发展会更完善,发色会发得更好,并且现存的问题都会有改进的方法。毕竟瓷砖上面打印不像纸张上面打印,纸张它是打印完了就完了,瓷砖的打印却仅仅是个开始,它需要配色,更需要后续的烧成。从这个角度考量,我认为未来还是喷墨打印占主流。

 

尹虹:我看到一些喷墨设备公司在开发激光打印设备了,据说将来瓷片上肯定会大量使用激光打印,颜色更丰富。

毛海燕: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是渗花墨水。目前,普通的喷墨墨水技术已相对成熟,而且价格战打得厉害。未来,如果能够发挥得淋漓尽致的话,我想渗透墨水是非常棒的,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现有的生产工艺和产品结构,在保持产品外观花色更丰富的前提下,极大地提升产品品质。我想,这也是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急需突破的风口之一。

 

4、精益求精,好墨水才能做出好瓷砖

尹虹: 2016年广州陶瓷工业展目前已进入策划与准备阶段,明朝科技今年会参展吗?

毛海燕:会的,展位早早就预定了。毕竟这是全亚洲最大的陶瓷工业展,是一个展示企业品牌、产品和文化的最佳平台与窗口。明朝科技平时宣传很少,也很低调,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平台,将明朝科技最新的产品和服务展示出来,并得到行业同仁的认可。

 

尹虹:2015年的展会上,明朝科技率先展出了渗透墨水,引发同行和媒体的极大关注,今年的展会上有什么亮点产品吗?

毛海燕:作为国内第一家研制成功并上线应用的陶瓷墨水和渗透墨水生产企业,“明朝科技”这四个字在某种程度上就代表着“陶瓷墨水”,因此,今年我们会继续展出陶瓷渗透墨水。只是今年的墨水展出方式、展示的产品与去年有所不同,我们的产品会更完善、应用会更广泛、色彩会更丰富、价格全更低廉。就陶瓷化工行业而言,我相信2016年的市场热点仍然是陶瓷渗透墨水,很荣幸明朝科技走在国产渗透墨水的前列,成为这场风暴的中心。

 

尹虹:从去年展出到今年展会,近一年的时间里,陶瓷渗透墨水的市场情况怎么样?

毛海燕:去年的广州展上,我们率先展出了陶瓷渗透墨水,按下来我们做了一系列市场推广工作,我相信大家都知道,目前行业内最热门的产品创新就是渗透墨水玻化砖,蒙娜丽莎、东鹏、诺贝尔等三家企业率先研制成功并推向市场。但这三家企业全部都是采用意大利美高公司的渗透墨水。经过我们的努力,明朝科技再一次成为国内第一家渗透墨水成功上线应用的企业,其发色效果、渗透效果等完全可媲美进口墨水。但瓷砖生产企业却显得很小心,完全用国产墨水代替进口墨水,还需要假以时日。

 

尹虹:可否介绍一下明朝科技的渗透墨水卖给了哪些企业,使用情况怎么样?

毛海燕:明朝科技的第一家客户是去年下半年开始试用明朝科技渗透墨水的,首家客户是前面讲到的三家之一,由于企业不愿意披露供应信息,因此在这里不方便公开企业名称。从我们自己掌握的情况来看,那家企业用我们的墨水代替进口墨水后,喷墨打印完全达到进口墨水的效果,经过近半年的应用,质量非常稳定,得到了客户的认可。另据我们了解,截止20164月,国内企业上线应用渗透墨水的企业,只有明朝科技一家。虽然不少同行号称研制成功了渗透墨水,但上线应用者暂时还没有。

 

尹虹:今年的陶瓷化工市场怎么样?需求有没有大的增长?

毛海燕:2016年开春以来,陶瓷行业整体上保持着平稳的发展态势,无论是墨水、釉料还是其它化工类产品,都保持着与陶瓷市场同样的节拍。一个值得注意的动向是,价格战异常激烈,一些企业为了抢夺市场以低于成本价恶性竞争,大多数化工企业都处于微利状态。在增长放缓的同时,利润大幅下滑。与此同时,受去年行业内“爆雷”事件的影响,今年化工企业选择客户显得更加谨小慎微,一些信誉差、经营不善、付款周期长的企业,供应商开始主动放弃。

 

尹虹:你预计未来一段时间陶瓷化工市场的变化趋势将是怎样的?

毛海燕:虽然春节后一线城市房价出现了大的波动,但今年陶瓷市场不会有明显起色,个别企业会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大部分企业会面临着消化产能和库存的压力,这种压力同样会传导到上游的陶瓷化工行业,因此,需求不会有大的增长。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洗牌,目前化工企业开始向着专业化、品质化方向蜕变,在价格日趋透明的同时,企业开始拼创新、拼服务。因为只有不断的创新,才能提供高附加值的产品,比如当前的渗透墨水、下陷墨水等。好在陶瓷化工企业规模都不是很大,产能调剂非常灵活方便,即便行业再困难,企业也能够灵活应对,尤其是众多小规模的化工供应商。真正可怕的是“踩雷”,一家陶瓷厂关门跑路,总会让众多陶瓷化工企业陷入困境,这是最可怕的。因此,2016年的一项重要策略就是“避雷”。企业宁可发展慢一些,也不能“踩雷”,否则会让别人拖死自己。

 

尹虹:对于明朝科技而言,2016年有什么新的市场计划和策略?

毛海燕:过去,我们可能追求陶瓷墨水的占有率,签了多少家企业、上了多少台机、卖了多少吨墨水等,今年,我们会更加注重客户的选择,对优质客户,我们会加大服务,提供全范围的解决方案,对一些信誉较差、付款周期太长的企业,我们会采取保守策略。与此同时,我们会进一步加强陶瓷墨水的研发创新力度,让陶瓷渗透墨水工艺更成熟、效果更出色、成本更低廉,应用更方便,让更多企业能够应用到国产渗透墨水,从而加快渗透墨水玻化砖的市场推广力度。我坚信,只有最好的陶瓷墨水,才能制造出最美的瓷砖,为企业创造出最大的经济效益,而不是那些靠恶性竞争中不断降低生产成本的低价墨水。

 

尹虹:除了陶瓷墨水,明朝科技有没有多元化的扩张计划?毕竟陶瓷墨水的市场容量有限,到一定阶段会制约企业的发展?

毛海燕:其实我们一直都有釉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釉料行业也是一个非标准化的行业,为众多企业提供了市场机会。明朝科技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在专业领域研制生产的釉料,目前已在多家企业生产应用并得到客户的好评。但我们不会盲目扩张,我们想做而小而精、小而专、小而强的供应商,只服务部分需求特殊的陶瓷企业,以便将公司的技术优势与企业的需求真正结合起来,帮助瓷砖生产企业通过新产品研发实现销售业绩的增长,只有这样,才能为自己赢得未来更大的市场空间。


尹虹:很赞同你的观点,并支持你的做法。毛总,今天我们的访谈就到这里,我代表佛山陶瓷学会、《佛山陶瓷》杂志社、《创新陶业》报及中国陶瓷产业信息中心对你接受《尹虹面对面》访谈再次表示感谢!

【特别声明】:中国陶瓷喷墨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增强行业交流,并不代表中国陶瓷喷墨网同意该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总编QQ邮箱:2634146134@qq.com  
昵称
标题
内容
提交
×
×